妻子每晚都出去打麻将,却从来没输过钱,丈夫在自家地窖找到原因

内蒙一妻子每晚都外出打麻将,妻每钱丈却从来没输过钱。晚都

丈夫半夜睡不着出门散心,出去从没竟意外在自家地窖里,打麻到原发现了妻子不输钱的将却家地窖找真相。

那么,输过他究竟在地窖里发现了什么?

这一切还要从2002年开始说起。夫自



男人名叫田胜利,妻每钱丈家住内蒙古土右旗某个农村,晚都与妻子小梅结婚近20年,出去从没膝下育有一女两子,打麻到原生活平淡而幸福。将却家地窖找可能是输过到了更年期,妻子小梅脾气变得很差,夫自经常因为一些小事跟田胜利吵架。妻每钱丈

而田胜利是个老好人,性格有些软弱,每次妻子骂他都不还口。他不敢跟妻子顶嘴,其实还有一个重要原因,田胜利自己年纪大了,已经满足不了妻子的需求,他觉得妻子偶尔骂他撒撒气也挺好的。

好在到了不久后,家里的情况有所好转,小梅爱上了打麻将,每晚都要出门跟牌友切磋到很晚,都顾不上找丈夫的麻烦了。



少了妻子的责骂,田胜利起先还很高兴,但很快就意识到不对劲了,别人家的老婆出去打麻将,不管手气有多好,多多少少都会输钱,然后回家抱怨发脾气,怎么他家的老婆从来都不在家提起打麻将的情况?

赢钱了该高兴,输钱该生气,可这些情绪田胜利都没有在妻子脸上见到过。有一次他实在没忍住,询问小梅有没有输钱,小梅想都没想就会回答说没有。既然老婆都说没有了,田胜利害怕她再生气,也不敢多问什么。

可奇怪的事情还是越来越多,田胜利发现每次小梅说要去打麻将,出门时顶多在身上揣两百钱,但第等她回家后,身上却能多出几百甚至上千块,都快赶上田胜利一个月的工资了。

田胜利心中疑惑,可看着妻子每天美滋滋的笑脸,他话到嘴边又问不出口,只能在心里干着急。



时间就这样过了五年,2007年的一个冬夜,小梅又一次打扮得花枝招展,出门去打麻将,留下田胜利一个人在卧室床上辗转反侧,怎么也睡不着觉。

想着还没干完的农活,田胜利索性也不睡了,决定找点事分散注意力。他走到了自家院子里,借着手电筒的光发现地窖口没有关,里面还传来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,像是有不少老鼠在里面跑酷。

田胜利拿手电筒一照,眼前顿时出现了让他三观炸裂的一幕。



只见村霸高官仁只穿着一条裤子,站在他家的地窖里,而在高官仁身边,还有一个没穿衣服的身影,正是说好要去打麻将的妻子小梅。意识到这是什么情况后,田胜利的情绪当场崩溃。

原来妻子所谓的“打麻将”是不穿衣服的那种,而且对手只有一个人,正是村里人人敢怒不敢言的村霸高官仁。可还不等田胜利发作,高官仁就恶人先告状,质问田胜利为什么要跟踪自己。高官仁这番盛气凌人的责骂,直接把田胜利骂晕了。

他怒火中烧,可当着村霸高官仁的面,他一句话都说不出口,生怕自己和儿女找上麻烦,最后只憋出一句“我是来取茅草的,没有跟踪你们”。见他如此软弱,高官仁满不在乎地穿好衣服,跟小梅打了声招呼,大摇大摆地回家去了。



自从被田胜利发现了真相,这对男女也不再藏着掖着,做事越发大胆张狂。每天晚上高官仁都会闯入田胜利家吃晚饭,之后又会留下来看电视,但全程不跟田胜利说一句话。

等到小梅说要出门打麻将了,高官仁才会站起来说要回家。两人前后脚走出家门,可田胜利打死也不相信,妻子真的是去打麻将了。他好几次想要跟小梅谈谈,但每次小梅都用离婚作为威胁,田胜利只能选择闭嘴。

更过分的是,有一天晚上,小梅难得没去打麻将,夫妻俩都准备睡觉了,高官仁突然闯入家中,话也不说,直接坐到卧室的床上等着。小梅见状,便劝田胜利却隔壁的房间睡一宿。



田胜利感到万分屈辱,但他又怕妻子再次提出要离婚,只能灰溜溜地去了隔壁。这个晚上,田胜利彻夜难眠,满脑子都在想象卧室里的情景。第二天天不亮,他还去叫醒高官仁,让他趁着邻居们还没起床,赶紧回家。

做男人做到这个份上,田胜利已经彻底失去了尊严。可他万万没想到,高官仁破坏了他的夫妻感情不说,竟然还想对他的女儿下手。

为了不跟妻子离婚,也不让村民看自家人的笑话,田胜利只能打碎牙往肚里咽,生怕影响儿女将来的婚事。母亲给家里带来的丑事,就连儿女们也都知道了。



田胜利的计划是,等到儿子结婚了,他就跟妻子离婚,然后永远地离开村子。可他这一忍就是两年,眼看着儿子开始谈婚论嫁,他就想把家里重新装修一下,结果妻子小梅直接跟他说,装修这事找高官仁就行了,他泥瓦活做得最好。

这一点田胜利也不得不赞同,想着这么多年都忍下来了,也不急这一天两天了,于是便答应下来,让妻子去联系高官仁来装修。白天,妻子出门工作,田胜利就在家看着高官仁做工。到了中午,高官仁毫不客气地要求田胜利请他喝酒。

田胜利没拒绝,两个男人就坐在田家的客厅吃饭喝酒,高官仁很快就喝醉了,也暴露了本性,忽然站起来甩了田胜利两个耳光,怒骂田胜利为什么要把他的事儿告诉儿女,现在三个孩子见到他就冷着脸,连招呼都不打。



田胜利还没回过神来,就听高官仁命令道把妻子小梅找回来,他现在就要跟小梅发生关系,而田胜利必须在旁边伺候。不仅如此,高官仁还嚣张地表示,将来田胜利的女儿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。

田胜利之所以容忍这么多年,为的就是保护儿女,现在高官仁竟敢口嗨他的女儿,田胜利顿时失去了理智,举起酒瓶狠狠砸晕了高官仁,接着他又拎起一个木棍,狂砸高官仁的脑袋,直到木棍砸得粉碎。



田胜利恢复了冷静,但高官仁已经失去了呼吸。他连忙把高官仁的尸体拖到玉米地,盖上秸秆一把火烧了,又回家杀鸡放血,伪造现场,本以为做得天衣无缝,结果三天后警方还是上门将他带走了。

在狱中,田胜利错过了儿子的婚礼,自己也被判处了死刑。当儿子带着妹妹和新娘来看望他时,田胜利流下痛苦又后悔的眼泪,可惜一切都已无法回头。

声明:个人原创,仅供参考